新聞中心
 
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媒體聚焦 >   
中國銀保會摸底經營風險 地方壞賬銀行直面變局
2018-04-27 09:17:58
新聞來源:路透中文新聞部  李錚

抓住比較優勢,走出差異化競爭道路考驗從業者
 
  承擔著化解地方金融風險重任的中國地方壞賬銀行,過去兩年因政策松綁快速擴容,業務規??焖僭鲩L與發展隱憂并存。在金融監管部門補齊制度短板力防風險的政策背景下,地方壞賬銀行有望迎來統一監管。
 
  接受路透采訪的業內人士指出,地方資產管理公司(AMC)化解區域金融風險角色不可或缺,但由于缺乏統一的行業發展指引,加上受限于金融牌照、地域以及融資難度大、配套支持政策不夠完善等問題,探索形成差異化競爭優勢挑戰重重。
 
  “銀保會相關部門正在起草關于地方AMC發展的指導意見,指導規范業務發展,彌補制度短板。”一位監管官員透露。
 
  他并對路透表示,監管對AMC發展一直是鼓勵的態度,但AMC的牌照不在于多,而在于已經獲得牌照的機構能否實質性參與化解區域金融風險,堅守主業。對AMC而言,重點并不是非理性購買資產包做大規模,要更加是注重平衡自身角色任務與利潤訴求。
 
  路透周一獨家獲悉,為全面深入摸清地方AMC經營的風險底數,研究制定有針對性的監管制度和標準,中國銀保監會正在就地方AMC經營情況(包括但不限于不良資產處置、債務重組情況等),以及銀行業金融機構與地方AMC業務開展情況進行專題調研。
 
  銀保會還向各地金融辦發函,商請金融辦就地方AMC在經營管理過程中的主要問題,特別是不規范或者高風險的情況,例如協助商業銀行粉飾資產狀況、投資貸款等業務規模明顯大于主業規模、資金投向與宏觀調控政策相悖等提供相關材料。
 
  一位地方AMC高管對路透表示,專題調研“來得有點突然”,估計銀保會合并后相關監管部門可能希望借此機會對AMC行業全局性摸底,也不排除前期有一些地方AMC已經暴露了潛在的風險監管需要全面摸清風險底數,比如開業以來沒有作為,甚至出現潛在的股東糾紛以及流動性風險。
 
  路透已就上述消息聯系銀保會,但暫未獲得其評論。
 
  去年底,彼時銀監會印發《金融資產管理公司資本管理辦法(試行)》,對四大AMC的業務發展進行規范,引導資產公司進一步聚焦不良資產主業,但地方AMC的監管規則體系目前仍處于“空白期”。
 
  銀保會數據顯示,截至去年末,商業銀行不良貸款余額1.71萬億元人民幣,不良貸款率1.74%;關注類貸款余額3.41萬億元,關注類貸款率3.49%。
 
行業發展待統一監管
 
  《中國地方資產管理行業白皮書(2017)》指出,地方AMC發展勢頭迅猛,但在經營管理、投融資等領域仍存在諸多問題,主要體現在:業務模式發展受限,盈利模式單一;融資渠道窄,融資成本高;客觀條件上缺少針對地方AMC業務的稅收優惠政策和司法部門政策協調;另外,不少地方AMC內部法人治理結構不夠完善,權責利不統一。
 
  另一位地方AMC人士談到,除了幾家地方AMC業務已形成一定的錯位競爭優勢,很多AMC缺乏開展批量業務能力等諸多問題。股東結構問題也值得關注,行業第一例吉林首家地方AMC被股東訴請解散,對行業發展而言未來是有必要對股東準入門檻進行規范與限制。
 
  有AMC人士坦言,目前地方AMC沒有金融許可證,合規壓力相對四大AMC而言會輕一些,這的確是現狀,給地方AMC在政策相對寬松期的環境中帶來快速成長和發展的機會;但比如收購金融不良資產包帶來的流動性問題,目前就無法比照四大AMC通過拆借市場解決。
 
  “后續可能也會統一監管,但在行業成長期希望監管更多仍然是呵護和鼓勵的態度,地方也要AMC抓住有利時機堅守主業,并開拓外源業務形成核心競爭優勢。”他補充稱。
 
  值得一提的是,江西省金融辦去年10月曾公布《江西省地方資產管理公司監管試行辦法》,對銀監會劃定的地方AMC準入門檻進行了細化,包括但不限于地方AMC的股東資格、公司治理、高管任職、風險管控、資本充足性、財務穩健性、信息披露等。
 
  不過,路透了解到,這一辦法后來被中央相關部委叫停。實際上,包括廣州市在內的地方金融監管部門官員接受媒體采訪也曾表示,未來加掛成金融監督管理局后,要加強對地方AMC的指導與監管。因此,地方AMC的監管權到底如何劃分仍有待進一步明確。
 
  中國于2014年7月落地首批五家地方AMC。2016年10月銀監會允許符合條件的省級政府再增設一家地方AMC后,據公開信息統計,截至目前已有57家地方AMC獲批成立,10個省級行政區至少已有兩家地方AMC,而廣東、福建、浙江、山東等省份則均已成立三家;注冊資本金已增長到1,545億元、總資產超過4,000億元、凈資產超過1,500億元。
 
直面變局形成核心優勢考驗從業者
 
  整體而言,一方面,圍繞著不良資產處置這一基礎業務,地方AMC通過不良資產證券化、債轉股和并購重組等多種方式對不良資產處置鏈進行了多種有益的突破與嘗試;另一方面,從收購不良資產包來看,因大部分地方AMC成立時間較短,規模仍然比較小。
 
  如何直面未來統一監管的變局,抓住比較優勢走出差異化競爭道路,考驗地方AMC的每一位從業者。與四大錯位競爭便是所有AMC都要直面的一大問題。
 
  在穗甬融信資產管理有限公司總裁郝光輝看來,在每個省級區域,在充分利用地方資源方面,其實地方AMC較之四大AMC更有優勢。四大AMC在各省的分支機構普遍只聚焦省會城市,著眼于和省級機構平臺之間的聯系與溝通,很少向下延伸。
 
  相反,地方AMC則有非常便利的條件進行下沉,逐步向當地經濟相對活躍的地市發展,下設地市級AMC。這一區別決定了地方AMC可以把不良資產業務做到更精、更細,而且可以延伸出更多的投資機會。
 
  同時,地方AMC沒有歷史包袱。郝光輝指出,在過往業務開展過程中,四大累積了一定的歷史包袱,特別是近幾年,四大AMC為了爭奪市場占有率不計成本地瘋狂掃貨,沉淀了以千億計的高價資產,這都將成為四大前行道路上的負擔;而地方AMC絕大多數都是新設主體,沒有歷史包袱,能夠輕裝前行。
 
  他并表示,目前的監管制度和監管關注點主要集中在地方AMC對于一級市場的參與,而對于地方AMC參與二級市場的監管則相對較少,更多是將其視為一個普通的市場投資主體,有更加自如的發展空間,應該抓住有利時機形成競爭優勢。
 
  《中國地方資產管理行業白皮書(2017)》也指出,在聚焦不良資產本源的基礎上,地方AMC同樣可以考慮開拓金融服務類和非金融服務類的多元化業務,比如聯合地方政府、社會資本發起設立債轉股專項基金、產業重整基金、特殊資產基金等;為銀行向中小企業發放的貸款或債券提供遠期收購承諾或提供擔保。
 
  盡管相比四大AMC,在牌照獲取、金融服務范圍等方面地方AMC目前均處于劣勢,但諸如福建省閩投資管、北京市國通資管和川發資管等多家地方AMC已經開展了相關金融服務類業務,并取得了較好的效果;重慶渝康資管和陜西金融資管也在積極參與地方債轉股中形成優勢。
 
  郝光輝并談到,地方AMC較之四大AMC而言,最大的短板在于人才,而不是資金。如何聚集優秀人才,并繼而建立完善全流程的業務和內控體系,是地方AMC面臨的最大難題。而機制優勢是地方AMC解決這一問題的最重要手段。借助于這一優勢,地方AMC可以吸引并招攬人才,從而為后續做大做強奠定基礎。


射精依存改善治療センター4?射精したくて我慢できない絶倫ち○ぽをサポートします,国产区中文字幕,免费播放日本毛片影视,超绝痉挛波多野